有害书籍同好会

导航:书单/笔记/摘抄,请打相应tag~
欢迎推文及吐槽:)

 

老年 | T.S.艾略特


你既无青春也无老年,

而只象饭后的一场睡眠,

把两者梦见。

 

这就是我,干旱的月份里,一个老头子。

听一个孩子为我读书,等待着雨,

我未曾到过火热的城门,

也未曾在暖雨中做战,

更未曾在没膝的盐沼里挥舞弯刀,

挨着飞蝇的叮咬,苦战。

我的房子是一幢倾颓的房子,

那个犹太房东蹲在窗台上,

他出生于安特卫普的某家咖啡馆,

在布鲁塞尔长泡,在伦敦又给人拼拼补补。

头上那片田野里,山羊一到夜间就咳嗽,

岩石、青苔、景天、烙铁、还有粪球。

那个女人操持着厨房,煮着茶,

到傍晚打喷嚏,一边拨着劈啪的火。

我是个老头子,

风口里一个迟钝的脑瓜。

 

朕兆现在被人看作奇迹。“显个朕兆给我们看看”

道中之道,说不出一个词,

裹在黑暗中。在一年的青春期

基督老虎来了。

 

在堕落的五月里,山茱萸、栗子、开花的紫荆,

给人吃掉,给人分掰,给人喝下,

在窃窃私语中,那是西尔弗罗先生

用爱抚的手,在利莫格斯城,

他曾在隔壁的房间虽通宵踱步;

 

那是博川先生,在提香式的画像中鞠躬,

那是德•汤奈斯特夫人,在黯黑的房间里

移动腊烛,

冯•库尔普小姐在大厅里转过身,一只手放在门上。

空空的梭子

织着风。我没有魂,

一座通风的房子里的一个老头子,

上面是顶风的球型捏手。

 

有了这样的知识,得到什么宽恕呢?想一想,

历史有许多捉弄人的通道,精心设计的走廊、

出口,用窃窃私语的野心欺骗我们,

又用虚荣引导我们。想一想,

我们注意力分散时她就给,

而她给的东西,又在如此微妙的混乱中给,

因此给更使人们感到乏。太晚地给,

那些已不再相信的、或如果还相信的

只是在记忆中重新考虑的激情;太早地给,

给入软弱的手,那些可以不用思想的东西,

最后拒绝也产生出一种恐惧。想一想,

恐惧和勇气都不能拯救我们,违反人性的邪恶

产生于我们的英雄主义,德行

由我们无耻的罪行强加给我们。

这些眼泪从怀着忿怒之果的树上采下。

 

老虎在新年里跳跃。他吞下我们。最后想想,

我们还未达到结论,而我

一家出租的房子硬挺。最后想想,

我不是漫无目的地做了这番表演,

那也不是因为向后看的魔鬼

挑动了才做出的。

这一点上我将直率地对你说。

我曾经是靠近你心的,已从那里移开,

在恐惧中失掉美,在宗教裁判中失掉恐惧。

我已失去了我的激情:为什么我必须保持它——

既然那保持的东西也必然会腐败?

 

我已失去了我的视觉、嗅觉、听觉、味觉和触觉,

为什么我要为了更近地接触你运用它们?

这些,还有一千种微不足道的深思熟虑

延长它们冰冷了的昏话的利益,

当感受冷却了,用有味的汁液

刺激着那层薄膜,在一片镜海中

大大增加了变化。蜘蛛会做什么呢,

暂停它的作业?象鼻虫会

迟迟不来吗?德•拜哈什、弗莱斯卡、卡莫尔央人

旋转着飞到抖颤的大熊星轨道之外,

变成了碎裂的原子。迎风展翅的海鸥,在多风的

贝尔岛海峡,或合恩角上盘旋,

雪中的白色羽毛,为湾流索去,

一个老人,被信风驱赶到

一个昏昏欲睡的角落。

 

房子的住户,

干早季节里干枯头脑的思索。

 

(裘小龙  译)


2015-04-05  | 65  |     |  #诗
评论
热度(65)
  1. 可以吸的鹿儿冰有害书籍同好会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倦醒有害书籍同好会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Jonathan有害书籍同好会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Shiraki有害书籍同好会 转载了此文字
 

© 有害书籍同好会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