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害书籍同好会

导航:书单/笔记/摘抄,请打相应tag~
欢迎推文及吐槽:)

 

我所缄默的事 | 纳菲西

在《在德黑兰读<洛丽塔>》中,伊朗作家阿扎尔·纳菲西讲述了一个秘密阅读的故事;在本书中,她讲述一个动荡时代的伊朗家庭的秘密故事,从祖母到女儿。尽管出身显赫,但纳菲西无意于记录往来名人,或者评论政治生活,综述各个历史时刻,而希望描述那些脆弱的历史的十字路口——在那里,人们的生活和个性反映出了一个更大更广阔的故事,并与之产生共鸣。 via 豆瓣



我庆幸社会、民族、法律、传统都可以改变,所以我们才不再把女人当巫婆焚烧、不再有努力、不再会用石头把人砸死;我们可以更关心孩子,可以保护孩子,使他们免于恋童癖者的伤害。


“能够定义我们的东西,并非我们主动说出的部分,而是我们隐藏的那一部分。”他说的确实有几分道理。但在我看来,不能准确表达的东西,好像都不存在。然而有时候,或许正是那些我们压抑着不愿意说的东西来得更加重要。


我当时在一个叫做第三世界委员会的小组中非常活跃。这个小组的组织者是一个安静而执着的中国学生。我们都非常热爱毛,或者至少为他的罗曼史着迷。1976年,毛去世,当时,母亲也在美国。我们为他的去世做了很多事,除了口头悼念,还举行追悼会。我记得当我眼含热泪极度悲痛地回到家时,母亲一脸轻蔑。她完全无法理解地说:“你怎么哭得就像你的父母死了一样?”


发现真相的时候,我在哪儿?我在做什么?我读报纸了吗?有没有愤怒地和朋友讨论,然后继续吃我的冰激凌?事情是在我因为《汤姆·琼斯》讲得特别好而满心欢喜的那一天发生的吗?这类行为最糟糕的地方在于谁也不干净:每一个人都被纠缠在里面,不管是受害者,还是我这样的旁观者。


以惊人的记忆力出名的阿布·特拉布叔叔被诊断出老年痴呆症,他的一个孙女说,他这是为了忘记赛德和法莉巴的死。通过放弃自己的记忆,他得以继续相信神。


评论
热度(24)
 

© 有害书籍同好会 | Powered by LOFTER